貴陽市知識產權協會
                                            ?
                                            網絡環境下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的新舉措

                                            關于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的探索和實踐,張志成總結為三個方面:一是形成了既有中國特色又符合國際通行規則的知識產權法律體系;二是形成了司法和行政兩條途徑相互銜接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三是中國知識產權保護極大促進了中國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實施,有效提升了中國經濟發展的質量。

                                            面對互聯網等新技術的迅猛發展,中國的知識產權保護正在面臨挑戰。張志成坦言,知識產權領域出現了一些新的情況,比如說復制變得更加容易、追蹤變得更加困難,證據留存、侵權打擊也出現新的問題。對這些新問題,中國的探索不僅是在法律制度、保護范圍層面,也在尋求“以眼還眼”,用新技術來更好地保護知識產權。

                                            在對于知識產權保護的探討中,保護和發展、個人利益和公共利益的平衡是永恒話題。

                                            就這一點,張志成分享了個人思考。他認為,對于有創造性勞動的,符合知識產權法保護的基本原理的,應該盡量地納入到保護當中去。但從消費者和市場其他競爭者的角度來看,也應該留出一定的空間。“例如數據可能要有一定的自由流動和一定的自由使用;對于科學研究,對于一些涉及到重大的公共健康問題等方面的成果,可能都要給社會公眾留出一定的空間。”

                                            他同時指出,從中國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營造一流的營商環境、嚴格產權保護的布置部署來看,我們未來的發展應該是以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為主流。因為通過嚴格知識產權保護,可以激勵全社會的創新,從長期看才會提高社會福利。

                                            【對話】

                                            “司法和行政兩條途徑相互銜接是根據中國實際趟出的一條路”

                                            澎湃新聞:中國已經成為名副其實的知識產權大國,在知識產權保護領域有不錯的發展和突破,我們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有哪些積極的探索和實踐?

                                            張志成:中國知識產權保護一直都是熱點話題。黨中央、國務院對知識產權保護高度重視,尤其是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對知識產權保護作出指示批示,提出要求,特別是去年在博鰲亞洲論壇上做出“兩個最”的表述,把知識產權保護的重要性提高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多年以來,知識產權領域、知識產權系統積極探索,在很多方面做出了不少成效,也體現了中國人的智慧。我想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的成效,第一,我們經過多年努力,已經形成了既有中國特色、又符合國際通行規則的知識產權法律體系。我們既有專利、商標、版權這樣的基礎性的知識產權法律,同時還在很多領域有所創新,比如我國制定的“電子商務法”在全球也屬于比較領先,其中規定了電子商務平臺對于知識產權保護的一些責任。

                                            第二,我們形成了司法和行政兩條途徑相互銜接的具有中國特色的知識產權保護體系。從全球各國來觀察,多數國家以司法保護為主要途徑。而在中國,我們既有司法保護、司法終局這種制度安排,同時還有高效便捷的行政執法體系,后者更加具有可及性,執法周期更短,維權成本也更低。我想,這是我國知識產權界根據中國的實際趟出的一條路子,是非常有效、管用的。

                                            第三,中國知識產權保護極大促進了中國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實施,有效提升了中國經濟發展的質量。中國是中等收入國家,但是我們國家的專利、商標數量,在全球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發布的全球創新指數排名中,我們是唯一進入到前20名的中等收入國家。

                                            澎湃新聞:互聯網等新事物給知識產權保護帶來了不小的挑戰。面對不斷發展變化的網絡環境,中國在知識產權保護有哪些新的舉措?

                                            張志成:互聯網在很多方面都帶來了挑戰,給知識產權保護帶來的挑戰更多,導致知識產權領域出現了一些新的情況。

                                            比如說復制變得更加容易,過去的盜版可能要通過印制光盤通過印書,現在直接傳上網,可能就會形成一次侵權行為。另外追蹤變得更加困難,對于侵權產品或者假冒商品,到底是誰在生產、在運輸、在銷售,追蹤起來比較困難。再者,一些證據的留存或者固化,對執法部門而言也非常困難。還有現在流行的電子商務、網上購物,過去一次執法行動可能查處一個集裝箱的侵權產品,可以使用法律對侵權者予以嚴肅懲處,但現在一次侵權可能只是一條牛仔褲,我們即便是抓到了侵權產品,法律可能對之也無可奈何。

                                            這都是我們在互聯網領域面臨的新問題。從國際上看,《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議》也是在互聯網時代之前形成的,所以對于一些新的問題確實還沒有現成的答案。

                                            在這方面我們也做了很多探索。首先在法律制度建設方面,我們一直在積極推動,正在提交全國人大審議的“專利法”,已經通過的“電子商務法” ,新修訂的“反不正當競爭法”,都對于電子商務平臺知識產權保護提出了明確的要求。

                                            第二,我們積極地對知識產權保護的范疇和領域進行拓展。比如說在專利保護的客體方面?,F在的智能手機都有復雜的電子界面,每個手機的電子界面都不一樣,企業隨之產生了保護的需求,國家知識產權局也及時進行專利審查規則的調整。通過這樣的調整,力爭能夠把更多的創新模式、創新產品納入到知識產權保護的范疇當中,來滿足我們新模式、新業態企業的發展需要。

                                            第三,我們積極引用新技術來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新技術的產生導致知識產權保護出現問題,反過來我們同樣也要用新技術手段來保護好知識產權。比如國家知識產權局去年發布了《互聯網+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方案》,希望探索運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實現對于侵權假冒的在線識別、實時監測、源頭追溯,實現快速保護、精準打擊。

                                            同時,我們也積極加強國際合作。知識產權保護是國際性的,尤其在電子商務時代,這一特點更加突出。國家知識產權局、海關等部門,都在加大和各國相關執法機構的合作,來加強電子商務時代的知識產權保護,共同解決面臨的新問題。

                                            “企業走出去要有風險意識,要積極布局知識產權”

                                            澎湃新聞:中國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越來越多地面臨知識產權方面的糾紛,也遇到侵權和維權的問題。國家知識產權局對于企業“走出去”時對知識產權的尊重、保護和維權有哪些舉措?

                                            張志成:第一,我們希望企業在走出國門之前做足功課,對于國際、國內的知識產權法律法規的合規問題,要有高度的風險意識。企業應該積極地在目標市場去布局專利、商標等知識產權,這樣企業在走出國門后在別人的市場上才能有行動自由。從實踐中看,像聯想公司這樣的企業,它在“走出去”發展的時候,就根據需要購買了很多的專利。希望企業能夠有風險意識,能夠做到合規,積極地布局知識產權。

                                            第二,發生糾紛不要害怕,也并不可怕,在商業領域產生不同意見、對于是否侵權出現爭議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企業要用法律的手段來解決法律的問題?,F在各方也都在積極對接一些國際化、專業化水平較高的服務機構,希望能幫助企業解決它們面臨的知識產權糾紛問題。也希望企業發現并依靠專業的法律服務機構的支持,護航海外發展。

                                            第三,我們希望所有的中國的企業在走出國門的時候,能得到各國的公平的待遇。首先,在世界貿易組織框架下,各國市場主體在全球開展經營活動時都應該得到公平待遇。其次,各個國家要對等地保護對方國民的知識產權,中國企業也不應該例外。我想這是我們政府部門在加強國際合作方面要積極推動的一個工作。

                                            澎湃新聞:去年一年發生了很多事情,公眾對于知識產權保護的認識在變得更加全面。我想知道國家知識產權局在進行知識產權保護的社會宣傳時,會有思路上的調整嗎?

                                            張志成:我想思路的調整是必然的??倳浱岢隽艘粋€更高的要求,講到“兩個最”,也就是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是完善產權保護的最重要的內容,也是提高中國經濟競爭力的最大的激勵,可以講指明了中國未來發展的方向。

                                            我們都了解,如果一個國家,不把創新作為發展基礎、或者說是根本動力的話,很難實現可持續發展,也很難實現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目標。

                                            我們的經濟社會發展已經到了一定階段,相關專家也做過一些研究,當人均GDP超過8000美元之后,經濟發展的模式就會發生一個較大變化,會有更多的創新涌現出來。我想這已經有很多數據可以證明。因此,也會有越來越多的人希望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簡單說,如果自身就是創新者,當然不希望自己的東西被別人所山寨。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人的認識、觀念也在不斷提升,其中一個表現就是在消費領域的誠信。這其中的表現也就是品牌意識的增強。我們現在發現一個非??上驳默F象,國人對于國產品牌的追求越來越強烈。中國的企業也應在新的時代不斷提升自己發展的質量和水平,更好滿足國人對于中國品牌產品和服務的需要。

                                            基于以上方面,未來對知識產權保護的宣傳也要有理念上的調整。

                                            “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是主流,長期看會提高社會福利”

                                            澎湃新聞:有政協委員提出,知識產權制度的核心是知識產權保護的利益平衡。在網絡環境下,新的技術和產業在不斷打破既有的平衡,關于如何平衡個人利益與公共利益、平衡保護權利與促進產業發展之間的關系,您能否談一下思考?

                                            張志成:這個問題是知識產權法領域一個永恒的話題,實際上也是所有產權領域的一個永恒問題。不過,利益平衡問題在知識產權領域尤其突出。最典型的特征就是絕大多數類型的知識產權保護都是有期限的,比如專利保護期限是20年,20年之后它就會進入到公眾領域,為大家自由使用。為什么會是這樣?我想,主要因為科學技術創新的規律,就是我們所有的創新知識都來自于對前人的學習和借鑒,而不可能是完全由某一個人獨自開創的。

                                            隨著新技術新業態的發展,會有越來越多的知識產權保護的訴求,比如說剛才講到的電子界面,它也是(創新者)絞盡腦汁創新出來的東西,應該予以保護的,也是符合知識產權法的基本原理的。再比如數據加工,我們現在身處數據時代,很多的業態都依賴于巨量數據的搜集、整理,這些數據加工完成之后,也應該得到保護。當然這些領域會出現新的不平衡的問題,你保護了新的客體,原來自由使用這些成果的人,就會受到利益的損失。

                                            從我的個人觀點來看,我認為未來那些有創造性智力勞動的成果、符合知識產權保護基本原理的,應該盡量地納入到保護當中去。

                                            另外一個方面,從消費者和市場其他競爭者的角度來看,應該留出一定的空間。例如我們的數據可能要有一定的自由流動和一定的自由使用;對于科學研究,對于一些涉及到重大的公共健康問題等方面的成果,可能都要給社會公眾留出一定的空間,而不能把所有創新成果都變成完全的私人領地。

                                            從中央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營造一流的營商環境、嚴格產權保護的部署來看,未來的發展應該是以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為主流。通過嚴格知識產權保護,可以激勵全社會的創新,從長期看會提高社會福利。知識產權保護的對象,概而言之是先進生產力。但是代表先進生產力的市場主體一般是少數。我們談到知識產權的利益平衡的問題時,一定要看到,知識產權要保護的是新生事物、創新成果,在理念上,我們對先進生產力和新生事物要倍加珍惜,要在法律上給予更多重視、扶持和保護。

                                            所以,我想這個問題要有更深入的一些思考,才能夠理解知識產權的利益平衡問題,同時又要有具體的研究,才能明確每一個環節每一個保護對象,應該把哪些權利讓渡給公眾和其他的市場主體。這是一個非常復雜的問題。

                                            澎湃新聞:去年電影《我不是藥神》非?;?,其中折射出了知識產權保護的一些問題。中國是一個知識產權保護的后起國家,我們還處于發展和追趕的階段?,F下,我們對于知識產權保護的規則和法律法規的設計,是否跟西方國家有一些差異?

                                            張志成:中國已經建成了具有中國特色,又符合國際通行規則的知識產權保護的制度。我國知識產權法律在知識產權保護的宗旨、立法原則、保護客體、保護期限、執法保護的措施等方面既符合國際通行規則,也具有自身特色。

                                            藥品專利是非常復雜的一個問題。藥品產業對于專利保護的依賴程度比別的產業都要高。我們知道,一個新藥的創制往往需要10億甚至20億美元的投入,同時需要10年到20年的時間。對于一個創新者而言,創制一個新藥,除了這些時間和資金上的投入之外,還有很復雜的程序。在這種條件下,應該予以知識產權上的保護,而且應該予以比較強有力的保護。

                                            所以,在這次“專利法”的修改過程當中,在提交全國人大審議的審議稿里面,已經把藥品專利保護的補償期寫了進去。目標是鼓勵更多的企業通過嚴格的知識產權保護獲得市場的回報。專利的保護對于公眾利益的提升是長期、持續的,通過強有力的保護,可以促使更多的新藥產生,而更多新藥的產生會提高藥物的可及性,一定更有利于公眾健康。

                                            隱藏
                                            欧洲精品无码一级毛片